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朔州十二连城探秘

2015-01-04 17:09:55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门门相套显得富丽堂皇堪比宫殿

  甲午年8月底,秋色渐浓。出朔州城,曲折西行15公里,至朔城区张蔡庄乡寇庄村时,已是薄暮时分。

  地上高低不平,分布着青苔和小石块,略显潮湿。举目四望,近在眼前的是一座坐西向东并不起眼的院落大门,双门紧闭,门环上挂着锁。同行的小康和小张跑到不远处的小卖部去找人,我正四下环顾,一个陌生的中年人走到跟前,我下意识地问:不能看吗?他微笑着答:能。并将一把钥匙递给我,可我并不敢一人去打开大门的锁。从外观看,那是一座荒院,几经风雨侵蚀的木门,已是剥落腐朽,上面贴的好几层对联残缺不全并已掉色,大门悬空,下有一个10cm左右的空间,裸露出门内的黄土,屋顶上荒草萋萋,明显地人迹罕至,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等到同行的三人聚拢来,我才小心翼翼地走近大门,打开门锁,推门入院,院里四周都是不太高大的石彻窑洞,门窗破败不堪,有的散堆在窑洞门口。满院齐腰深的茂密的荒草葳蕤着,因昨夜的绵绵秋雨,草丛中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泥沼。我和小康拨开草丛,艰难地行至院中央,看样子再继续深入难度很大,亦没有明显的意义,遂放弃。返回到院左侧窑洞前,入内,也并不高大,一间和另一间的墙上有一门相连,这样,从第一间便能望到这一排的最里面去。墙壁上均用黄泥掺着稻草抹出泥巴,地上乱放着罐子、门窗之类,还有的盘着锅台,有烟熏火烤的痕迹。走到最里面拐角处,因堆积着的杂物,不能通行,我们原路折回,进到大门口的一间屋子,这里似有人住过,衣柜上放着一位老人的相框,有灶台、电视、土炕等。出来,我又一次审视这个院落,试图发现与众不同之处,却望见一只猫轻盈地从远处的窗户里爬出来,在窗台上、在紧挨着的垒成一堆的木门窗上爬上爬下,我想,这只猫可能是这个院子里唯一的有生命的生灵了。经过相邻的过道,进入另一个院落,这一排窑洞面南,从第一个门进入,里面略显宽敞,遥遥地望见窑洞的另一端,渐渐显示出规模,各窑洞之间的墙上都套着门,朝院子的一面有的有很大的窗户,有的相连的是两个门,门有高有低、有宽有窄,从院外看,整个石院每一排都一样地高低平整,内里却有的挑高,有的挑低,地上散放着木板和门窗,往里的两个窑洞地上,有两个地道口,上面搭着两块木板,踩上去忽悠忽悠的。往西的拐角处,不能通行,这里有一道小门通往西边,门上镌着对联:常耻躬之不逮,欲寡过而未能。横批是:静远。我们开始惊叹这个石头窑洞的结构之复杂与精细。

  再出到院里,踩着茅草丛生的石头台阶上到屋顶,往院里俯瞰。上来的台阶正是那个相邻门口的过道,这座石城是一个方形的院子,面大门处另外修建的也是一座方形大的城堡,被大院子套着。为什么叫十二连城呢?小康突然福至心灵,大叫:我知道了,因为这被套着的城堡每面墙上有一个门,两个窗户,四面一共有十二个,所以命名。后来被守门人证实,正是如此。这栋石窑名为十二连城又叫八海窑。所谓八海窑,就是从四面看,都是一般大的三间石窑,十二间窑互相连通。

  远处的西山已经模糊,太阳西沉,霞光四射,有一大块乌云被夕阳勾勒出一个非常美丽的金边,中间红彤彤的,似火烧云,好看的让人心醉。

  走进临大门的八海窑,我们又一次震惊不已,真是蔚为壮观,气派非凡。一共有四面,四面墙上均有一个大的门,两个大的窗户,到门和窗边,各有三个圆形的碹出来的拱门,站在石堡的中央,到每个门庭拱门之间亦有三个圆形的大拱门,门门相套,显得富丽堂皇,堪比宫殿。我在想这个城堡的主人,该有着怎样的城府?

  院门口,站着笑盈盈的守院人,他叫王天成,45岁。门口屋里老人的照片是其父亲,现已过世。他说,院子的主人叫李澍洲,是抗战时期朔县一带有名的绅士,这座投巨资建成的城堡约修建于1931年至1932年,现为县级文保单位。大门下和院墙四周以前都铺着厚的石条,环四面外墙上都镶嵌着拴马的石环,墙下有出水口。大门上的牌匾是李澍洲请当时的朔县县长纪泽蒲题写的。纪泽蒲说:我不能给你题,题了怕不符合你的心思。在李澍洲的一再要求下,纪泽蒲大笔一挥题了“谁院”两字,两字只占了牌匾的一半位置。李澍洲又在大门左右的牌匾上自题“半村半堡,可耕可读”八个字,下面左右各有一块精美的龙雕。题字均已模糊不清。城堡里的两个暗道一个通往北山,一个通往南边的田地。当时的李澍洲有多富有,据说,站在屋顶上,眼内所收目及所至方圆的所有土地都属李家,朔县有三条街上的商铺也属李家。盖这个城堡花费惊人,这些石头都是从北山上搬运而来,据说盖到房上的每一块石头,都值一个银元。何以致富,竟不可考。李澍洲曾留学日本,与阎锡山同窗,阎曾想邀至省城为官,被婉拒。日寇入侵,几次力请为其做事,被严辞拒绝。土改时被划成地主成分,到教堂米昔玛教父那里躲避,之后,再也没有回过大院,其后代子孙现都在海外。据说曾在月明星稀之夜回来,顺着院里白猫的走向,在地道里挖取过金银财宝。后来,这里曾做过乡政府的驻地,也三三两两地住过村人。

  昔日修此城堡时,那又是怎样辉煌的场景,李澍洲和设计者一遍遍地斟酌、敲定设计方案,石匠从北山上挖掘打磨搬运石料,工匠蹲在高处垒墙,木匠手拿锯子做着门窗,挖地道的工人在地下挥汗如雨一锹一锹地挖土,一筐一筐接连不断地往外运土,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嘈嘈杂杂,人声鼎沸。奈何纪县令一语成谶,喧腾过后,终归于寂静。

  新来雁阔云音,鸿分鉴影,无计重见。秋啼细雨,笼怨淡月,恁时庭院。离肠未语先断,算犹有凭高望眼。更那堪衰草连天,飞絮弄晚。

(责任编辑:彭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展览推荐

吕澎:处于衰竭之中的吕澎
地点:北京
时间:2014.05.30 - 2014.12.22
吕澎:处于衰竭之中的当代
地点:福建 漳州
时间:2014.05.30 - 2014.12.22

分站:help@artron.net400 669 0999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