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石云诗“月满去耕山”境界阔大(图)

2015-01-10 10:41:29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时新

石云诗“月满去耕山”境界阔大(图)

  

诗的个性首先是意象的个性

  几位老乡晚饭小聚,其间谈到诗词,皆推“月满去耕山”诗句,由此而认识了石云任建国君。后读《石云诗草》,知石云于诗文皆有成就。

  就诗而言,我自己亦是由喜爱而起,后又在诗词学会服务,接触开始多了起来。近日,总在思考当代诗词应该如何写的问题。以为,写当下我们自己的生活,才会有所前进。而其中,写诗者又须有诗的个性,这一点至关重要。前人留下了那么多的诗词作品和诗词理论,这些诗作和诗话、词话,不仅搜尽了古人生活的诗材,而且探讨和说明了那其中的一般。使得我们这些后来者,常常亦步亦趋,学舌于诗间。而这样写出来的东西,往往与当下的生活不搭界,不能引起读者的理解和情感共鸣。因此,写当下我们自己的生活,又须写出诗的个性。应该是目前诗词创作努力的方向。

  诗的个性,首先是意象的个性。

  “倦眼青灯苦,何如读晓光。”(《晓读》)作者将苦读之时光,由晚上移到了早晨,便将诗人常常的愁苦之夜读,成为充满生机的晨读。“秋风(微博)最是无识趣,开了黄花白我头。”(《青海湖夜思》)黄花、白头是诗人常常感叹的两种意象,但作者却将二者对立起来,又将其原因归之为秋风。积极向上成为这两种意象连接的纽带。“俯仰人间多少事,新枝着绿又逢春。”(《雨中观燕》)人间事与春天的绿枝,本无联系。而作者将新枝着雨而绿这一生意盎然的趋势,比之于人间诸事,整个精神为之振奋。作者这种捕捉个性意象的能力,使得读者能耳目一新。

  诗的个性,重要是意境的个性。

  “兴来吟古句,月满去耕山。”(《山间农事》)这是一种造境,即将月上夜空,满山青光的静寂之时,耕田于山野之中。这种境是诗中之境,不一定是实境。但这种境却能将诗人的心境,洗炼到纯洁极致。所以,常能引起读者的感叹。“独坐丛林高远台,淡浓总向笔头开。仙翁辣手湿云动,顷刻迷雾山雨来。”(《读宽堂先生画》)这是二次造境。先是画家对于自然实境的再造,而后诗人又一次对于画家所造之境的再造,即再造之再造。但并没有因此而失去了自然之境的生气。“顷刻迷雾山雨来”,自然之境的生气与动感,历历在目。此乃诗人功力之所至。

  诗的个性,使读者能深切地感觉到诗人情感的个性。

  “一柄锄头一卷书,身乏卧看意踌躇。童儿挑面呼爹醒,饕餮须臾碗底无。”(《田家》)田家乐趣,跃然而出。“中夜思忽起,花著明月梢。”(《咏杏花》)杏花之品格,与明月之素洁,皆作者情感之所向。“借得十斗汾州酒,醉看黄莺吟我诗。”(《春日梦语》)诗酒与黄莺,亦可看作作者的诗胆诗魂。

  诗的个性,应体味到诗背后的作者个性气质。

  “葱木笼孤舟,秋高山是愁。将心托大雁,任意去来留。”(《读髡残》)愁如高山,是一种压力,心灵的压力。而见高天之雁,南来北往,即解愁意为任意之心,来、去、留,皆不以为意。“澄湛无城府,曲弯有耿肠。”《山居》。不设城府,不欺人,人亦不忍欺。虽回肠九曲,却有耿直一性。诗中若不能抒此等性情与气质,就失去了中华民族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灵魂。

  诗的成败,即在于有无个性。诗词是个人的思考与写作,亦是个性的张扬。如果没有了这一点,其诗即不可读。

  时新(文)

(责任编辑:彭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展览推荐

吕澎:处于衰竭之中的吕澎
地点:北京
时间:2014.05.30 - 2014.12.22
吕澎:处于衰竭之中的当代
地点:福建 漳州
时间:2014.05.30 - 2014.12.22

分站:help@artron.net400 669 0999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