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追忆著名书法家宋彬先生(之二)

2015-06-12 15:49:52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郭永红

   

    我常常在午后的阳光里,倚在客厅那株高大浓密的榕树盆景后小憩。这个习惯大约有七八年了,这可能是源于我对少年时代山区自然的一种眷恋,抑或是真的老了,想在一个幽静的环境里开始回忆了。


    而近几年,想起最多的就是宋彬先生。想起他青筋突兀的手宛如这粗糙的树干,握着毛笔,不紧不慢的在宣纸上游走。想起他清瘦的身影和慢条斯理的轻声讲述……
  而恍惚间竟什么也没有了,只有青翠的树叶紧簇在密密的枝干上,吮吸着阳光的营养。思绪慢慢恢复,终于知道逝去的东西有如这流年岁月。那些曾经属于我们的,那些独一无二的存在,逝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记得宋彬先生是外爷家的常客,也记得他总是笑眯眯的教我画画写字,记得过年时外爷家墙壁上他的水墨花鸟。那个时候他已经平反了,五年的牢狱之灾,十年的文革浩劫,六年的平反历程,让这个花甲老人失去了最宝贵的年华。
    他总是穿一身洗的掉色的灰色中山服,总是一个人独居在一孔带着小院的窑洞里。即使白天,那窑洞也是昏暗的,

    夜晚,也只有一颗昏黄的灯泡。一张大桌子摆满了笔墨纸砚,一个柜子、一张床、一个半旧的半导体收音机、一个灶台和一口锅,这就是他全部的家当。
  他高龄复出,受聘于石楼县政府,在新成立的县志编纂办公室工作,七十岁被山西省政府聘为省文史研究馆特约馆员。他诚惶诚恐,非常珍惜这份工作。后来,他在给我的信中曾这样写道:“我清醒地认识到,党和政府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力所能及的事,应该为之奉献,一息尚存,当奉献不止。”
    他遭受的打击太沉重了,以至于他早已没有了棱角,只剩了感恩。

  他对前来索书者从不拒绝,而且贴纸贴墨。那时在县城里买宣纸是不易的,而且质量不行,他都是托人从省城买的。写字时,宣纸下面铺的是废旧的报纸,哪有我们今天专用的毡子!没有印泥,有时迫不得已用点办公用的印油。他只有那几个印章,甚至没有一对是大小一样的。
 

1 2 3
(责任编辑:彭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展览推荐

吕澎:处于衰竭之中的吕澎
地点:北京
时间:2014.05.30 - 2014.12.22
吕澎:处于衰竭之中的当代
地点:福建 漳州
时间:2014.05.30 - 2014.12.22

分站:help@artron.net400 669 0999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